中国教育合作_120名女大学生的“天使乐团”

发布时间:2020-02-18

李海涛

哈尔滨医科大学大庆校区,轻快、悦耳的乐曲回荡在校园,一百多名女大学生正在为校区新年音乐会排练演奏。

昨天是北京电影学院招生报名的第一天。这所被冠名“星工厂”的艺术院校招生报名首日就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俊男靓女。记者从校方获悉,最受瞩目的表演专业今年计划招生75人,是去年的1.5倍,而导演系及高职暂停招生。

刚到郑州,曹小龙被安排在一家会所上班,一到晚上,进出会所的车特别多,但他却看不清车牌。“这么简单的事情,我也做不好。”曹小龙以为工作要黄了,但保安队长将他调到一家快废弃的工厂当保安,进出车少,还有搭档帮忙,工作很清闲。

避免,不是说女大学生不该乘黑车,而是所有的人,原本就该明白,不能随意搭乘没有执照、资质及安全、法律保障的陌生黑车,那是对自己生命的轻率、不负责任。如果我们只将打击黑车当成政府的事,自己却大可以贪便宜、为它提供存在市场,一旦出事,只怪某个搭车的个人“缺少安全防范意识”,或者怪政府查督或学校安全教育不力,那么,类似的恶案,很难不再。

这群正在演奏的姑娘,就是远近闻名的女子大学生文艺社团组织——哈医大大庆校区“天使乐团”。

成立于1995年的小小天使乐团见过“大世面”,中俄文化周、黑龙江省大学生运动会开幕式、北京奥运圣火大庆站传递活动、“辉煌大庆”文艺晚会等,都响起过她们的演奏声。

谁能想到,这些姑娘大部分在加入乐团之前都不会管乐吹奏,没有技术,不识音阶,也不懂音乐,从零开始到能流畅地演奏贝多芬《第五交响曲》第四乐章,“这是坚强与懦弱、毅力与懈怠、娇生惯养与职业要求艰苦搏击的历程。”该校赵伟松副校长说。

今年2月28日,在哈尔滨第24届大学生冬季运动会闭幕式上,“天使乐团”包揽了闭幕式全部演奏曲目。

当下,各中学之间客观上存在着白热化的竞争,谁多获得一个北大名额,谁就有可能获得更多更好的生源,同时也获得更多的“择校费”。尤其是北大作为一所高等教育机构,并没有权力对违规造假的中学校长进行惩罚,其惟一的武器,就是调整在该校的自主招生名额,但这有可能对考生造成不公,变成“校长犯规,学生挨罚”。不过这个仍属可以容忍和市场调节的范畴,哪怕北大取消了某校的自主招生名额,如果考生真有那个实力,除了自主招生部分,也还可以直接考上北大。

其实,像他们一样怀有创业想法的人并不在少数。“选择创业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,我们身边有这个想法的人很多,但真正跨出这一步的人很少。”鹿曼自信地说。

为了这次演奏,全团120名护理专业的白衣天使从新年第一天,就几乎拿出了全部的精力进行训练。每天,从早上6点半到晚上10点多,同学们一次一次地练习,一些同学甚至嘴上都磨起了血泡。

于家勇:也是赶上那时候手头有点闲钱,放着也是放着,就当是一种投资了。呵呵。

除了管乐演奏,还要进行队列表演。每天走十几公里,一天下来腿像灌了铅一样。

喻洪琼给女儿的道歉信贴在家门上。等女儿回家,家里24小时不关门

大号手杜海燕回忆,自己当时真有点吃不消了。30多斤重的大号扛在肩上,又是走又是转,还要做出许多优美的动作,一练就是几个小时,肩膀磨得又红又肿。

辛苦总会有收获。

“‘参考’给你突破的空间,比如学校可以用校董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,同时任命我为校长和法人代表,这些都是很大的突破。”吴清辉说。

葛剑雄委员表示,“这个消息让人欢欣鼓舞,百分比多一点就意味着多不少钱,意味着不少孩子的上学问题、受教育问题能够得到解决。”

闭幕式上,红衣黄裙,头戴红色贝雷帽,乐团的天使们一出场,就像冰上的红梅,一下就抓住了观众的眼球,在场的中外观众纷纷竖起了大拇指。

在成为一名母亲后,朱女士对有关幼儿的新闻格外注意。“有的幼儿园老师虐待孩子,看得我心惊肉跳。幼儿园禁止家长入内,关了门之后老师怎么对待孩子家长根本无从得知。”

“护理工作者应具备热情、稳健、美好的气质,严谨、细腻、果断的性格,高尚、敬业、进取的精神,而管乐吹奏艺术独到的特点,恰好可以辅助培养上述气质。”赵伟松说。

高考,是中国千千万万孩子人生中最重要的十字路口之一。大学,更承载着社会对良好的人文风气和学术氛围的期待。在当前的高校招生宣传中,谈美食、谈美女多,谈大学精神、谈人文关怀少。高校招生季的宣传,内功修炼绝非一“季”之功。

当然,王妈妈也说了,孩子就这么一次大学开学,她其实也是想来感受一下大学氛围,分享一下孩子的这份快乐。

乐团 大学生 天使

网友评论:

来自鄂州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02-18

幸福喜欢捉迷藏。我们年轻时,它躲藏在未来,引诱我们前去寻找它。曾几何时,我们发现自己已经把它错过,于是回过头来,又在记忆中寻找它。


来自漳平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02-18

没有什么过不去,只是再也回不去。


来自九江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02-18

有些事,就是不值得被原谅,跟大不大度没有关系;各有各的底线,做错了,就应该考虑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。不是每个对不起,都能换回来一个没关系。


来自滨州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02-18

如果要给美好人生一个定义,那就是惬意。如果要给惬意一个定义,那就是三五知己、谈笑风生。


来自延吉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02-17

爱情是一种奥妙,在爱情中出现籍口时,籍口就是籍口,显然已经没有热情的籍口而已,来无影,去无踪。如果爱情消逝,一方以任何理由强求再得,这,正如强收覆水一样的不明事理。


来自辉县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02-17

假如你是一棵仙人掌,我也愿意忍受所有的疼痛来抱着你。


来自建德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02-16

我想许多事情都是这样,善始未必善终,本想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,却不想,你执琴弓,割我若弦。


来自湘乡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02-16

人们往往把交往看作一种能力,却忽略了独处也是一种能力,并且在一定意义上是比交往更为重要的一种能力。如果说不擅交际是一种性格的弱点,那么,不耐孤独就简直是一种灵魂的缺陷了。